铜陵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奥利弗菿仩海迫芣及待想见刘翔看看彵恢复情

发布时间:2019-10-09 21:20:09 编辑:笔名

  2013年莫斯科,当大卫-奥利弗站在110米栏冠军领奖台时整个世界都是诧异的,这个消失许久的大块头,几乎快要让人忘了他的存在。但他回来了。

  从2011年到2012年,奥利弗沉寂了整整两年,两年的时间,把他磨砺成了一位哲学家,在与的交流中,可以看出他这几年在挫折中的感悟。

  5月18日,国际田联钻石联赛上海站上,大块头旋风又将席卷而来,大块头值得所有人为之等待。

  问:110米栏在上海受到特殊的偏爱,无疑你也能感受到这里的热情。去年你拿下了世锦赛冠军,你一直在重复坚持两个字,是不是觉得过去的任何挫折都值了?

  答:上海是最热爱110米栏的城市,没有之一。就这一点来讲,我们都应该感谢刘翔。我现在都记得2008年,当我第一次踏上这个城市的情景,我见到了这辈子最多的照相机、最多的媒体和最多的粉丝,现在回想起来,眼前都是一片闪光灯!

  为了能重回巅峰,我没有一天放弃,我每天都告诉自己:大卫,你有能力回去,你还能跑、还能跨。事实证明所有的坚持都是有效的,当去年我站在领奖台上的时候,我告诉自己:大卫,你做到了。成功不仅仅只是一年或一两个赛季,你必须为之付出一辈子。

  问:你母亲也在现场,你当时抱着她哭了,过去几年你的成绩起起伏伏,其中的故事肯定还有许多。

  答:2011年到2012年,是我最低迷的时候,是妈妈伴随着我走过那段灰色的日子,她总会在我最需要的地方等着我,支持我。去莫斯科之前,我对她说:跟我一起去吧,我一定会让你骄傲。这个承诺我最后实现了,很多都抓拍到了她喜极而泣的画面。

  问: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你的成绩都像坐过山车一般,是什么让你坚持下去?

  答:没人能永远站在金字塔的顶端,没人能保证永远胜利,竞赛对我而言,就像是人生,像是一个钟摆,总是来来去去,起起伏伏。它不会总是顺着你前进,大多数时候它在与你抗衡。我能做的就是,在顺境中努力让这样的时间延长一些,这并不意味着你可以放松,因为反作用力很有可能不期而至。

  在我们这里有一句老话叫把你的目光聚焦在后视镜上,它的实际意思就是不要让过去已经犯过的错误再乘虚而入。

  如果命运开始与我作对,就像2011年和2012年那样,我就会开启激光模式,来扫描自己过去所做的一切,到底是什么错误导致我现在的失败。这个过程无疑更为痛苦,因为在寻找时我必须要做更多的测试和实验来找到解决和改变的方式,这也就是2011年到现在,我一直在做的事情。

  或许有人要问,你干嘛要去做这些,你曾经拥有过成功,你现在完全可以放弃,但我不会,因为大卫-奥利弗永远不是一个懦夫。

  问:作为一名跨栏运动员,你的野兽派打法也一直饱受质疑。你现在还坚信自己的想法一直是正确的吗?或者说,你觉得自己有什么值得改进的地方?

  答:我不在乎110米栏其他人怎么样,他们身体如何、他们肌肉如何、他们训练方式如何,这些都不是我关注的重点,在我心里只有大卫-奥利弗一个人,只有我眼前的这条跑道。我并不是说其他人的经验不足取,只是我深信,只有你才了解你自己,只有你真正进入到一种适合自己的训练模式中去,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方式。比如说,我现在觉得我在栏间的技术动作还可以加强,我后腿的发力还可以增大等等,这些都是通过无数次训练才得以总结出来的。

  归根到底,每个人都有他们的短处,每个人也有他们的长处,但如果你只是一味地观察别人而不专注自己,那你永远不知道这场游戏的命门在那里。

  问:能告诉我们你这一身肌肉是怎么练成的吗?每天你会花多少时间在健身房里?饮食上又有怎样的要求?

  答:这方面我得感谢我父母的遗传,完全是体质因素,可能你不相信,但我真的没有在肌肉训练上花太多功夫。我也没有在饮食上有过多节食,我只相信,任何适度的东西,才是好的。

  现在我的食物更精细了,不再摄入太多高热量东西,更多的把摄入重点放在营养和蛋白质上,因为这会让我的身体更加健康。

  在健身房里我不会给自己安排太大强度的训练,只是练一些增强我的灵活性和专项技能的器械。这让我在这两年失去了不少肌肉(笑),但在莫斯科,证明这些损失是值得的。每天我会在健身房消耗两到两个半小时,仅此而已。我想,这样的训练方式我会一直坚持到退休。

  可能,这种方式在很多人看来太过轻松,但作为一名老兵,我已经知道自己身体喜欢的状态。我想那怕是毕加索也是如此,一开始他会画好多画来提高自己的技艺,但等他成名时,可能一两项技艺就足够了。所谓的高手就是如此。

  问:现在的你回到了110米栏顶尖行列,但32岁的年纪也不年轻了。你依然会把破世界纪录作为终极目标吗?

  答:我的目标从来没有改变,那就是在每一条跑道上取得最后的胜利。至于时间,我永远不是它的追随者,我只做胜利的追随者。因为只有真正的胜者才会被历史铭记,我不希望仅仅只是一场比赛成绩的书写者。

  问:在你这样一个年纪,很多人已经组建了家庭,开始了平静的生活。你觉得什么时候才能让你真正想要离开跑道?离开跑道后,你又想做些什么?

  答:我爱我的跑步生涯,但绝对不会容许它被平常两个字所概括,平常在我看来就是无聊,两者没有什么区别。

  过去32年,我拥有着这个世界上最棒的生活,迄今为止我用掉了三本护照,我干着很多人只能在电视上看到的工作,这些都不是与生俱来的,全是我用努力换来的。是的,这项运动有着太多的痛苦无法诉说,但我爱它,因为如果它简单的话,人人都可以掌握它,而我,现在是那些能驾驭它的少数人之一。

  至于退休,我相信总有一天会来到的,但我也不会让它归于平庸,即便我有一天真的老得跑不动了,那么我还有很多东西可以奉献给竞技运动。我相信,我永远不会停下脚步。

  问:每次来上海你最想干些什么?吃些什么?

  答:和食物相比,我更想见到刘翔,距离上次见面已经过了许久了,我迫不及待地想看看,我兄弟恢复得怎样。老实说,我之前和他在上谈过,但现在我更想亲眼看看他。

家居装修
信托
综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