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陵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汽车黑科技 第1464章:动心!

发布时间:2019-09-25 20:17:59 编辑:笔名

汽车黑科技 第1464章:动心!

薛耀国的这一场会开的并不心安。

正信那位打了个,就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多多少少让他心里有些打怵。正信的事情他是市场了解的,平流层电站的审批流程,虽然他不是正管,但是也特地关注了一下。

说起来,对于这个划时代的发电技术,他心里是相当的中意。作为工业规划司的领导,对于这种可以稳定大量供电,而不造成排放污染的技术,他心里一百个满意和期待。

要知道,制约国内企业发展的因素方方面面,环保,是其中一个占相当比重的因素。

就比如现在他正在进行的这一场会议,说的,就是京城市如何治理企业排放,以达到减轻雾霾的议题。

这几年在京城生活,薛耀国知道,这样的会议即使上升到工业规划的层面,对现有的企业进行彻底的整治,也只是治标不治本的。

类似的整顿每一年都在进行,每每是雾霾加重了,就整顿一波。随着这些整治,周边重排放的企业减少或彻底中止生产任务,各种产品原料涨价,引来市场一片怨声载道。

当雾霾转好了,各种之前下了命令要严格执行的条条框框再适当放松。一切又都会变成老样子——没办法,现实的情况摆在这里。虽然环境重要,但是也不能让那些企业彻底的关门儿不是?

一言以蔽之:经济,也是要发展的。

所以面对雾霾引起的俄罗环境和居民铺天盖地的义愤填庸,地方上只能无奈的暂时性政治正确。

会议在一片争论之中开始,又在一片争论之中结束。

一出会议室的大门,薛耀国就赶紧拿出,打给了李凡愚。

“我这边完事儿了,你在哪里?”薛耀国一边扫着会议室门口,寻着李凡愚,一边问到。

“不用你老哥了,我在副市长办公室呢!你先回去吧,晚上我去接你,再和你说。”

那边的李凡愚随意搪塞了一句,便挂断了。

薛耀国一脑袋的雾水。

“副市长办公室?这小子又要起什么幺蛾子?”

……

李凡愚挂断,对对面的王明义副市长点头致歉,“不好意思,工信部薛司长的。我之前约了他的。”

王明义笑道:“我们上午还在一起开会,他这个时间应该就在楼下,叫他上来嘛!”

京城是中华的首都,也是行政中心。

和其他的城市不一样,京城市的市长管的可不是城市的运行问题,那是属于常委大佬,副华级的人物,李凡愚不太好直接接触。

但是为了有效治理这个人口千万的大都会,京城设立了八个副市长,分别主管城市的各个方面。

拿李凡愚面前的常务副市长王明义来说,负责的就是发展改革和财政方面。但是,按照去年新颁布的工作方案,为了表示对城市环境的重视,环保方面也由这位常务副市长直接负责。

也就是因为这,李凡愚才直接找上门来。

“不用了,就让他先忙。王副市长,我找您,主要还是为了雾霾的事情。”李凡愚放下手里的茶水,单刀直入的说到。

提起雾霾,王明义的脸色有些阴郁。

这几天京城恶劣的天气,已经让他操碎了心。事实上,自从去年九月开始,每一次雾霾,都让这位年轻的副市长忧心忡忡。

不管用什么办法,别管用多大的力度。

治一次好一点,治一次好一阵。

这个雾霾,就像是一个牛皮癣一样,简直是挥之不去,无法根治。

“哦?李董有什么见地?”王明义心中叹了口气,将身子微微前探,问到。

“我这里有一笔账,想给你算算。”李凡愚微微一笑,拿出了。

“什么账?”王明义奇道。

“一笔关于……排放的账!”

见王明义做出洗耳恭听的模样,李凡愚开始了。

“雾霾的主要成因,是空气中污染物含量的升高,这一点王副市长应该清楚。而这些污染物,主要是PM10,pm2.5等可以吸入颗粒物,以及二氧化硫和二氧化氮等。

这些东西的产生源头,想必王副市长应该比我更清楚。”

李凡愚将目光投了过去

汽车黑科技  第1464章:动心!

,看的王明义一阵失语。

他当然清楚。

空气污染物含量的增加,可以说是多方面的。但是其中最主要的因素,还是经济和社会两个因素。

中华字改革开放以来就过度地追求经济发展,并且在经济发展目标上,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唯GDP至上。一味地追求GDP的高速增长,就造成了投资结构的失衡,过度的依赖低端产业。

体现在具体层面,低端经济就是指那些高耗能高污染的产业。这些产业为了追求快速发展,能源使用过度,并且能源以化石燃料为主,很大程度上促成了包括二氧化硫,二氧化氮等物质在空气之中含量的增加。

京城的周边,这样的企业,不少。

“我这里有一组数据,是刚刚通过上查到的。”李凡愚看着王明义不说话,打开了一个的页:“在去年仅仅一年的时间里,京城,津门,鹤北三地煤炭消耗量,分别为2500万吨,4000万吨,2.7亿吨。合计约3.5亿吨!煤的含硫量一般为1——3%。每一吨煤,产生一氧化硫8.5千克,一氧化氮7.4千克。按照这个标准来计算,京津冀三地每年光是煤炭一氧化硫高达290万吨,一氧化氮高达255万吨!这笔账,没错吧?”

李凡愚用一条条的算下来,看的王明义有点儿懵。

“李董,你到底想说什么?”李凡愚一进门儿就跟自己算账,他忍不住了,探身问到。

李凡愚嘿嘿一笑,没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把自己的账接着算了下去:“京津冀三地的煤炭使用主要分布在三个方面;也就是炼钢,火力发电和热供应,以及水泥生产上面。钢铁这两年不景气,估计用不了多少煤。其中,火力发电,供热以及水泥生产,是排放最主要的两个方面。按照资料来看,京津翼地区的火电厂装机量为陆仟伍佰万千瓦,年消耗煤炭1.6亿吨,三地水泥总产量1.9亿吨,耗煤约1.5亿吨。根据这些资料,也就是说,除了机动车排放之外,雾霾的终极罪魁祸首!”

说到这里,李凡愚终于在王明义的注视下放下了。

“我们正信有一种叫做平流层电站的新发电技术,你可能听说过。我可以,让现在这些巨额的污染排放,归零。”

在王明义瞪圆的眼睛前,李凡愚又伸出了一根手指,高高竖起。

“而且,是在不影响目前京津冀地区工业生产的前提下。”

他强调到。

看着他冷静的分析和脸上的笃定,王明义放在膝盖上面的手,攥到了一起。

看着窗外灰蒙蒙的一片,他动心了!

贵州白癜风
贵州白癜风好的医院
贵州白癜风医院
贵州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贵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